TOP10魏建军:爱是一道光,指引我们想要的未来!

2018年刚刚过去了一半,汽车圈就已经风起云涌。7月10日,在中德两国政府官员的见证下,长城、宝马正式签署合资经营合同,两家看似毫无交集的企业最终走到了一起。

根据协议,长城、宝马将正式建立名为“光束汽车”的新合资公司,注册地址为江苏省张家港市,注册资金17亿人民币,投资总额达51亿元人民币,双方各持股50%。公司董事会由六名成员组成,董事长由长城方面委派,副董事长由宝马方面委派。合资公司规划了标准年产能16万辆的国际先进整车工厂——这是宝马集团在全球范围内首个纯电动车合资项目,也标志着长城新能源汽车向全球市场正式迈出第一步。

时隔仅一天,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准时落地北京,在柏悦酒店召开媒体座谈会。对于长城和宝马的合作,魏建军用了一段形象的比喻:“我们有点像自由恋爱一样,先搬到一起住,7月10日是双方订婚日,然后举行婚礼。”魏建军的话语无疑凝结了对自己、对合作伙伴的美好希冀,那么长城与宝马的结合果真如他所言,是一场无拘无束的“自由恋爱”吗?

实际上,早在去年10月,就有媒体曝出了这对低调情侣的蛛丝马迹。今年2月23日,长城汽车与宝马股份公司签署合作意向书,流言被正式坐实,随之工厂选址、品牌计划等信息纷纷被外界披露,双方合作开始引起业内广泛关注。4月北京车展期间,宝马董事长科鲁格(HaraldKruger)和宝马集团董事、MINI品牌负责人萧绅博(PeterSchwarzenbauer)一行多位高层造访长城汽车总部,有充分理由相信一行人是与魏建军就合作范围、持股比例等合作细节进行商谈。就在签约前一天的7月9日,中德两国政府官员还共同主持了第五轮政府磋商,见证了20多项双边合作,其中就有7项涉及汽车领域,而长城与宝马的联姻,必然离不开两国国家机器的运转频率正趋谐和。可以说,长城走向开放,一定程度上也彰显着中国市场经济的开放程度正不断深入。

巴伐利亚抉择

为什么是长城?相信这是很多人首先要质问宝马的问题。

随着中国汽车市场的进入发展新阶段,洗牌过程已经让不少合资车企出现了伤亡,国内诸如北汽(北京奔驰)、一汽上汽(奥迪)、吉利(沃尔沃)、奇瑞(捷豹路虎)等已经成型的豪华品牌合资主体对宝马无疑是具有排他性的,因此只有长城等极少数车企符合宝马与之合作的前提条件。

在明面上,宝马目前在华已经组建了两家合资公司——原先的华晨宝马继续聚焦宝马品牌侧豪华路线,侧重生产燃油车;而长城宝马(光束汽车)则负责制造MINI品牌电动车以及未来新合资品牌电动车。但事实上,新合资公司的经营范围除了研发生产新能源汽车以外,还包括了研发生产内燃机汽车、研发生产及销售新能源汽车相关组件和内燃机相关组件。虽然宝马为华晨吃下了iX3等定心丸,但冰冷的合同却证明,新合资公司在未来可以研发制造燃油汽车,具备与华晨宝马一样的汽油车业务运营能力,而随着合资股比的开放力度加大,未来的华晨宝马也就客观上存在被替代的可能性。宝马追求合作伙伴效益最大化,竭力保全自己的私心可见一斑。

同时,国内消费者对宝马与MINI两个品牌的认可度都很高,但后者与前者的隶属关系却鲜有人知。宝马选择在此时“祭出”MINI,不仅意在将合资对宝马品牌价值的负面影响降到最小,更有利于扭转MINI此前小众的品牌形象与市场表现。作为打响新能源战役的头牌,宝马必然会在MINI身上投入大量的资金、技术,加之长城强悍的营销能力,本土化生产的新能源MINI进军主流视野也许只是时间问题。

此外,协议提到新合资企业将充分利用两个股东的现有渠道,发展壮大后再建立新的销售网络,宝马此举也完美避免了重蹈上汽奥迪的覆辙,以上皆是这桩“婚事”下来自巴伐利亚“新娘”的缜密抉择。

为“双积分”而来?

显然,在“双积分”政策的确定实施的大背景下,没有布局新能源领域或者新能源车型较少的厂商会越发举步维艰。不断紧缩的包围圈不仅加速推动了诸如大众江淮、北汽戴姆勒、福特众泰等企业的联手,同时也是催生长城宝马合作意向的重要诱因。

由于长期专注传统燃油SUV市场,长城负积分已经“债台高筑”。目前,长城仅依赖于2017年收购的御捷车业部分的正积分和加速推出WEY P8插电混动版车型以及欧拉新能源品牌进行积分平衡,但依旧难以填补高达-340438分的负积分缺口。双积分大举推行后,诸如宝马这种在中国主要售卖大排量、高油耗车型的豪华品牌,其加速电气化进程的需求比普通车企迫切得多。但坐拥i3、i8等高水平纯电动车型的宝马自然不会在电气技术上受制于人,在宝马眼中,长城能够提供给它的政治资源、供应链资源和廉价车销售经验才是真正的价值所在。因此,一个能够快速打开新能源市场的全新合资品牌的出现以及旗下新能源车型的大量铺货,对于双方皆是利好。

对于双方未来的积分分配,长城汽车副总经理赵国庆也表示,积分是新能源企业收入的一部分,对于新合资公司而言积分是资源,产生的资源按照股东股份占比分配。但长城要真正走向全球,需要的远远不止“双积分”那么简单。

车企能否可持续发展,其核心竞争点必然要落实在产品上,而产品必然也要走正向研发的康庄大道。在产品的生产、研发层面,长城必然希望能够同宝马采用吉利与沃尔沃的模式——外方提供技术,中方人员参与研发和学习,使之对初期技术完全消化,并在联合研发迭代技术的过程中逐步建立起自己的正向研发体系。正如官方透露的那样:双方将联合研发新一代纯电动汽车平台,该平台也将成为长城在Pi4之后真正获得的正向研发的车型平台。比起积分、销量或者其他,我想这才是长城步入婚姻殿堂后得到的最为珍贵的一份礼物。

冥冥注定

时钟拨回2010年,那年的春天发生了一件同样足以载入中国汽车史册的事件——3月28日,李书福以中国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的身份,与美国福特汽车公司首席财务官刘易斯·布思于瑞典哥德堡郑重签下了一份协议书,这意味着中国人以100%的控股,正式成为顶级汽车品牌沃尔沃的老板。

也就是在第二天,吉利团队便马不停蹄赶回北京,在长安街上的东方君悦酒店召开了一场规模盛大的发布会。据在场的记者事后回忆,发布会的采访环节一直持续到深夜,大家问了很多问题,李书福自己也很激动。个体的努力与历史的进程相互作用,最终让吉利和沃尔沃走到了一起,而8年前的那一天也预示着中国汽车工业必将一步步走向世界中心,今天的吉利已茁壮参天就是最好的证明。

这一次,借助一道“光束”,魏建军的步履被照得更亮,也正式走出了保定,走向国际。他在座谈会上表示,双方的合作不仅体现了对自由结合的认同与信心,同时也是改革开放不断深化的成果。在中国汽车合资历史上,长城汽车是目前唯一的、真正意义上的民营性的合资,或许也将成为中国汽车历史上最有质量的一次合资。

这场“自由恋爱”看似出人意料,其实是国际经济“大气候”与自主品牌“小气候”共同作用的结果,甚至已经被早早写在了剧本上。未来,不论这道“光束”将引领中国汽车上演怎样的剧情,我们都希望剧情是圆满的、感人的、催人上进的。